---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江夏却是察觉到,这次万毒宫宫主的力道小了许多。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江夏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宫主虽然盛怒,却没有失了理智。
    只要宫主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洛兴怀便没有性命之忧。
    只是,洛兴怀这脾气,当真是太倔啊。
    他挨了两鞭子竟是还没有改口,当真是让江夏的心里都生出几分钦佩之情。
    “求父亲……救救……瑞元……”
    洛兴怀挣扎着跪起身子,执拗的看向万毒宫的宫主。
    万毒宫宫主气的嘴唇发颤,可是看着洛兴怀那双染了血的桃花眼,万毒宫宫主的心在不断的下沉。
    万毒宫的宫主看的出来,洛兴怀心意已决,他除非是把洛兴怀直接打死,否则他没有办法改变洛兴怀的决定。
    心口那一股强烈的怒火,渐渐的变为了无可奈何。
    他拧眉看着洛兴怀,“你若是铁了心要救他,便去领受一百鞭的惩罚。”
    江夏闻言登时变了脸色,洛兴怀的心也抑制不住的颤了颤。
    只是,洛兴怀用力的攥了攥拳头,颤颤巍巍的对着万毒宫的宫主磕了一个头。
    “儿子愿意领罚,多谢父亲。”
    洛兴怀跪伏在地上,根本没有力气起身。
    他胸口疼,左胳膊也疼,背上也被万毒宫宫主抽了一鞭子,如今实在是没有力气支撑自己起来了。
    洛兴怀那一身青涩的衣衫已经染了血,残破不堪,可是他的心,一直都未曾动摇。
    万毒宫宫主看着洛兴怀,心中又是一阵气恼,狠狠地将鞭子扔在地上。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洛兴怀,你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的。”
    “儿子多谢父亲。”
    洛兴怀再次道谢,他似是没有听清楚万毒宫宫主的话,如今他胸前跟后背火辣辣的疼,左胳膊疼到麻痹,胸口憋闷,耳朵亦是嗡嗡作响。
    除了道谢,洛兴怀没有其他的话可说。
    “江夏,你去行刑!”
    万毒宫宫主铁青着脸说出这句话,言毕,万毒宫宫主直接转身,大步离开。
    洛兴怀焦急道:“父亲,瑞元……”
    “少宫主,您就别再惹宫主生气了。”
    江夏连忙阻止了洛兴怀,这个时候还提宋瑞元,是嫌宫主的火气还不够大吗?
    江夏知道洛兴怀着急,立刻吩咐身旁的人道:“你们带宋瑞元回房间,让耆老去给他看看,一定要保住宋瑞元的这条命。”
    听到这句话,洛兴怀悬着的心,终于是落到了实处。
    耆老是万毒宫里唯一的大夫,他的名字不叫耆老,这两个字,只是对他的尊称。
    洛兴怀不知道耆老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但是他知道耆老医术极佳,而且,耆老对万毒宫的毒药非常了解,甚至是胜过制毒师本人。
    因为每出现一种新的毒药,耆老都会研究。
    不过,耆老研究毒药,并不是为了研制解药,而是为了想办法对毒药进行改良。
    下毒要快、准、狠,而且不能被人察觉,所以无色无味的毒药最佳。
    制毒之人只求毒药霸道狠辣,所以难以做到这么多。
    耆老要做的,便是在不损害毒药效果的前提之下,尽可能的降低毒药的存在感。
    洛兴怀疼的直喘粗气,江夏看着洛兴怀,无奈的摇了摇头。
    “少宫主,您先把这一粒药吃了吧,不然一会儿的鞭刑,您怕是受不住。”
    江夏拿出一个瓷瓶,将一粒丹药塞进了洛兴怀的口中。
    洛兴怀依言张开嘴,将那一粒丹药囫囵吞下。
    “少宫主,您别与宫主置气,万毒宫历来的规矩就是如此。宫主能答应您的请求,当真是对您非常疼爱了。”
    洛兴怀心中发寒,却是开口道:“我知道……我受罚之后会向父亲请罪,谢恩,一定会好好的孝、敬、父亲!”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过于疼痛,洛兴怀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
    江夏在心中再次叹气,心道洛兴怀还想着受罚之后去请罪谢恩?
    他还是好好留着这条命,挨过这次鞭刑吧。
    江夏拿起地上的长鞭,深吸了一口气道:“带去地牢吧。”
    湿冷的空气之中充斥着浓重的霉味与血腥味,鞭打声与惨叫声不断响起。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鞭打声仍旧在继续,惨叫声却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终于,最后一鞭子落下。
    江夏心惊胆战的看着被绑在刑架上的洛兴怀,连忙放下了鞭子,亲自上前去把洛兴怀给放了下来。
    铁链刚刚解开,洛兴怀便似是一个破布娃娃一般从刑架上往下滑落。
    江夏立刻扶住他,可是此时此刻,他的手掌之下一片濡湿粘腻。
    浓郁的血腥味道直冲鼻息,让江夏的胃里都跟着抽搐。
    如今的洛兴怀,除了一张脸,已经找不出一块儿好的地方。
    洛兴怀的衣衫早已经残破不堪,全然被血染成了红色。
    一百鞭啊。
    足足一百鞭啊!
    如今的洛兴怀,早已经是一个血人!
    饶是江夏没有万毒宫宫主那般深厚的内力,但是万毒宫的鞭刑是有标准的,江夏不敢放水。
    若不是江夏给洛兴怀提前服下了护住心脉的药,洛兴怀绝对熬不下来。
    江夏背起已经昏厥的洛兴怀,急匆匆的走出地牢,同时吩咐道:“赶紧请耆老过来给少宫主诊治。”
    江夏脚步匆匆,可是刚出地牢,他却是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负手而立。
    江夏微微一愣,已经认出那是万毒宫的宫主。
    江夏立刻就要跪下行礼,只是万毒宫的宫主却已经转身,大步走到了江夏的身旁。
    万毒宫的宫主看着江夏后背上,如同从血里捞出来的洛兴怀,眉头拧成了一团。
    江夏担心万毒宫宫主余怒未消,立刻道:“宫主,少宫主已经受完了一百鞭,他在六十五鞭的时候就已经昏厥,如今怕是情况不好,属下正要让耆老来给他诊治。”
    万毒宫宫主的眉头似是皱得更紧,他一言不发的将手里的锦盒打开,将那一粒浑圆的丹药塞进了洛兴怀的口中。
    江夏一愣,意外的看着万毒宫的宫主。
    “宫主,那是……”---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