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看似暧昧的一句话,并未让江虞有其他的什么表情。
    见状,裴喻也没有流露出什么失落的表情,只道,“带你过来是为了送你一个礼物。”
    “两个小时之后,你离开这间房间的时候。记得去隔壁转转。”
    说完这两句话,裴喻终于抬起脚朝着门外走去,打开门,一脚踏出去的时候,他低头笑了笑,似感慨的说了一句,“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上天是不公平的。江虞,祝你幸福。”
    两个小时之后,江虞翻身从床上下来。
    她身上的力气恢复了很多,行走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而就在她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她却看到房间的桌子上竟然放着她的手机。
    她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开机,想要找出傅铮等人的号码。
    但裴喻到底是裴喻。
    她的电话卡早就被扔了,如今插在手机里的是一张全新的卡。
    她播出去了一个号码,听着男人熟悉的低沉嗓音带着几分焦急传来,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阿铮,我没事。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你们定位吧。还有,裴喻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离开了。”
    挂上电话之后,她推开门,去了隔壁的房间。
    裴喻说,里面有他送的礼物。事实上江虞并不觉得自己和裴喻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份上,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总觉得如果自己错过了这个礼物,她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
    江虞轻轻的推开门。
    也是一个房间。
    偌大的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人。
    江虞愣愣的看着那人,安静熟悉的眉眼,和记忆中那张带笑的容颜丝毫不差。
    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双膝跪在地上,流泪满面。
    江翎,还在。
    江虞小腿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站在军部的大操场前,身边是坐在轮椅上的江翎。
    “我昏迷了很久才醒过来,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裴喻。没人想到,当年我为了追查纪家和主教的勾结身陷险境,然而救我一命的人是裴喻。这么几年来,裴喻和我倒也偶尔说说话,一开始当然是为了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利益,他不太看好纪海潮,想要通过我掌控江家,进而更好的掌控军部。”
    “但是,我没同意。后来,他可能想采取迂回战术,和我聊起了一些家里的事情。时间长了,他和我的戒备心也小了。我和他谈到的最多的一个人是你。”
    “他当时还开玩笑的跟我说,要不我们两家结成亲家算了,这样他就不会再打江家的主意了。我当然拒绝了。裴喻这个人,看着跟个翩翩公子似的,事实上嘴上没一句话可以当真。”
    “但是,小鱼儿,我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见到你。”
    江翎抬起眸子,他注视着眼前的小姑娘,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江虞凑过来的脸,轻声笑着,“看到你和傅铮在一起了,我真的很意外,傅铮那家伙怎么看都比对面阵营的裴喻可靠。”
    江虞无奈的拖长了嗓音,“哥”
    完---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