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中州市国际机场。
    这是江南省最大的机场,也是整个江南的交通中枢。
    每天在这里来往的旅客络绎不绝,还能经常看见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不过因为今日这场大雪,导致不少航班发生延误。
    此刻的机场内挤满了人,到处都是滞留的旅客。
    “这得延误到什么时候啊?”
    “是啊,是啊,我都等了六七个小时了,怎么还不能飞啊?”
    他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眉头紧皱,嘴上还在不断抱怨着。
    好不容易将这些乘客安抚下来,机场的那些工作人员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金项链的土大款冲到人群前,怒吼道
    “搞什么,还不起飞?耽误老子做生意,你们赔得起吗?老子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呢。”
    这名土大款身材臃肿,脖子上带着一条极粗的金项链,腰间的那条爱马仕腰带明晃晃的,浑身上下充满了暴发户的气息。
    工作人员的脸色微微一变,知道这类人最是难缠。
    但也只能不断赔笑道歉。
    “道歉?道歉有什么用,去把你们管事的找来!”
    土大款这么一带头,大部分看热闹的乘客也跟着开始附和了。
    见受到众人追捧,土大款红光满面,面带得色,站在众人中间,像一只骄傲的公鸡。
    语气也愈发咄咄逼人了起来。
    那群工作人员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当即就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了。
    ...
    就在这时,机场的门口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众人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只是一眼,就当场愣在了原地。
    只见门口有一群黑衣保镖推门而入。
    一个个表情严肃,浑身肌肉精悍,一看就不好惹。
    这群保镖一进来,不由分说就拦出了一条空白大道。
    随后,竟有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
    “咦?这不是方兴业董事长吗?”
    顿时,有人认出了这些人,不由惊呼道。
    “还有杨山海董事长...”
    “这不是江陵市的李福顺吗?”
    “天呐,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们竟然都在机场出现了?”
    众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之色。
    这些人,可都是江南省跺跺脚震三震的大人物啊!
    他们顿时不敢出声说话,整个候机大厅内,竟然落针可闻。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些江南省极为出名的企业家,似是有所默契一般,此刻竟然分别站在两侧,双手放在身前,微微低头,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人?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禁瞳孔猛地一缩,心头无比震撼。
    究竟什么人?能让他们这般对待?
    而这时,一阵清晰可闻的脚步声从门口响起,在安静的大厅中显得尤为明显。
    来了!
    “唰唰唰”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门口。
    两侧站立的企业家们更是眼睛一亮,脸上的恭敬之色更甚。
    只见门口骤然出现了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
    令众人有些意外的是,这些大佬们如此慎重对待的人。
    竟然是一对父女?
    直到他们走进之后,众人才看清楚了这两个身影的模样。
    今日的小家伙穿着一身巴宝莉最新款的米白色风衣,还带了一副酷酷的墨镜,将大半张脸都遮住了。
    即便是这样,露在外面的那小半张脸也足够精致了。
    特别是那气质啊,宛如落在凡尘的小天使一般!
    高贵似不在人间。
    而身旁的秦慕也配合着小家伙,换上了一身名牌的黑色风衣,同样带着一副与小家伙一样的墨镜。
    他的身材本就修长挺拔,此刻带上墨镜之后,更是平添了几分冷傲的气质。
    这父女两人一出现,顿时把全场人的眼球都吸引了过去。
    这才是真正的全场瞩目。
    秦慕牵着小家伙的手,似是完全不在意众人的目光。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们神态自若的穿过人群,向通道走去。
    只留下满脸呆滞的众人。
    走过转角之后,小家伙那张紧绷的小脸终于坚持不住了。
    她“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然后摘下墨镜,眨着大眼睛,略带几分狡黠看着秦慕,问道
    “粑粑!我刚才酷不酷!”
    秦慕笑着亲了她一口,夸赞道
    “酷,我的思思天下第一酷!”
    “嘿嘿嘿...”小家伙不自觉的又陷入傻笑。
    但又怕被人看到,她急忙匆匆又带上了墨镜,绷着小脸,不苟言笑。
    嗯...思思最酷。
    除了粑粑...
    ...
    直到父女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那群保镖与大佬们才纷纷离去。
    此时,大厅内的所有人才反应过来。
    顿时人群就炸开了锅。
    众人议论纷纷,猜测这对父女的来历。
    而那名土大款脸色涨红,额头上满是青筋。
    同样是众人的焦点...与秦慕等人比起来...他简直lo的不能再lo了...
    然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大声质问道
    “凭什么他们能登机?我们要在这里等着?”
    听到这话,周围人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响起了一片起哄声,纷纷要求给一个解释。
    “是啊,是啊,难道你们机场也搞不公平待遇吗?”
    “对对对!我要投诉!”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是真心想要解释,只是心中有些嫉妒而已。
    那名女工作人员眉头微皱,对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极为厌恶。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面不改色,微笑着回道
    “是这样的,那位先生乘坐的是他自己的私人飞机,我们没有权利管。”
    短短一句话,就把所有人不满的情绪都给噎了回去。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人家的飞机是自己的,包括机长都是人家自己聘的,你要是有本事,你也可以啊。
    瞬间,大厅里起哄的那些人都偃旗息鼓了。
    尤其是那名土大款,他的脸色尤为精彩。
    他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灰溜溜的低下了头。
    他虽然在中州市还算有点小钱。
    但是私人飞机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依旧还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毕竟,这玩意不是说你买了一架飞机就行的。
    每年不但要支付机务人员的工资,还要承担一笔极为昂贵的养护费用。
    这样一个无底洞,若没有一定的家底,是绝不可能养得起的。
    他一个土暴发户,还没这样的资格。
    旁边那些起哄的人更是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把头埋在地下去。
    丢人...
    这事太丢人了...
    即便如此,但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望着那群身影离开的方向,眼中露出深深的羡慕与嫉妒。
    有钱...真好...
    ...
    随着发动机的一阵巨大轰鸣声,这架昂贵的私人飞机开始渐渐从跑道中起飞,眨眼间就冲进了天际。
    进了这架私人飞机之后,才能感受到里面的奢华。
    宽阔的空间,奢华的真皮沙发,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的娱乐套房,里面连酒柜,赌桌等等配件都一应俱全。
    与一般的娱乐会所,根本没什么区别。
    小家伙是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她似乎并不害怕这种感觉,等到飞机稳定下来后,她便立刻重新趴回了窗户边上。
    “粑粑,外面有云朵!”
    秦慕看着她笑了笑,然后看着窗外的云层起伏,不由思绪万千。
    时隔多年,他又一次将踏上金陵这块大地。
    只是今时不同于往日。
    往日那不可一世的叶家,如今在秦慕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欠婉晴的,欠自己的,这么多年了,也该和那些叶家人一笔一笔算清楚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问清楚婉晴如今的下落。
    想到这里,秦慕缓缓闭上了眼。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