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时间飞速流逝,转眼间白疏默已经怀孕九个多月,陈宋和陈颖也终于走到了一起,不过两人选择旅行结婚,并不打算办婚礼。
    他们请了一个月假期,打算四处去旅行,四处去看看,在离开前两人一早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中午在酒店置办了几桌,把两个人的朋友,孤儿院的那些一起长大的同伴、院长、老师请过来庆贺了一番。
    这一天陈宋显得特别开心,一向不怎么爱笑的他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意,陈颖脸上也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坐在桌前,看着脸上充满笑意,不停给大家敬酒的两个人,白疏默嘴角也挂着笑“真替他们开心。”
    江雪也笑呵呵的说道“是啊!小颖终于也结婚了。”
    刘丽用手戳了戳江雪的肚子笑着问道“对啊!小颖都结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啊!”江雪满脸笑意的沉思了片刻才说道“他跟我求婚,家里也谈好了,正在看日子。”
    刘丽大交道“我去,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们。”
    江雪呵呵的笑着“呵呵!这不是为了给你们惊喜吗?”
    “切!我不管,我到时候要当伴娘,没当成小颖的伴娘,你别想不让我当伴娘。”
    “是是是!你啊!把我们几个都送出去了,以后打算让谁来送你。”江雪无意间说出这句话,说完后,笑容就僵住了,她几乎忘了刘丽在几个月前发生了那些事。
    刘丽的笑容也有些僵,伸出手想要夹菜的手也僵住了。
    看到刘丽这个样子,另一边的杨花儿心里很难受,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坐对面的卡芙琳笑着说道“年后我跟尚义要结婚了,我先提前把你这个伴娘给预定了,如何?”
    刘丽甩掉心里的那些不快,笑着点头答应“好啊!”
    纵使所有人都没有说,但她心里很明白,之前自己心理出现问题,而卡芙琳是来帮她的,是卡芙琳让她从阴影中走出来的,所以对卡芙琳她心中有着无数的感激,当然她更清楚,是白疏默和舒米诺、陈颖他们三对夫妻给了她新生命,为了大家,为了妈,她一定会好好活下去,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江雪知道自己刚刚说错话了,立即转移了话题“小默,你不去看看你老公,还有你米诺,你就这么放心你老公。”
    一群女孩加上一个小孩坐了一桌,男人们不再,江程炎和刘鑫铭拉着魏龙去跟江程炎的战友们坐了一桌,这会儿那边正喝的开心,江雪时不时往那边看一眼,她是真的担心魏龙喝多了。
    不等白疏默说话,江魏巍已经笑着说道“我妈妈很放心我爸爸的,爸爸知道分寸,不会喝醉。”
    白疏默摸了摸江魏巍的头“对,我对他很放心。”
    舒米诺笑呵呵的说道“我可不管我老公,爱喝多少喝多少,反正喝醉了,难受的也是他自己,大不了我就是伺候他一下,给他熬个解酒汤什么的。”
    “解酒汤……”刘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舒米诺“连泡面都不会煮的女人,居然会煮戒酒汤,我的天,米诺你这结婚后都过的什么生活,人家小默被宠成了女王,你怎么就成了老妈子了。”---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