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她这模样,肯定是有事发生。
    高九眉心拧着,盯着她,声音微沉,“怎么了”
    周思而不说话,小脸发白,好一会儿,她抬起头,“乐娜要回周家。”
    她神色有些茫然,说完这话,又有些失神,也不知在想什么,眼睫微敛,掩下眸中暗色。
    高九还没察觉,听到她这话,脸色也有片刻的难看,他对周家的事,知道的恐怕比她还多,周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他问的很是谨慎,“乐娜为什么回去”
    她说的这个回去,肯定不是简单的回去。
    周思而又看他,沉默着摇了摇头,也就瞬间,她觉得这餐厅里,空气都稀薄起来。
    她一起身,高九立刻跟着起身。
    铁岭空气清新,高九跟在她身后,沿着金沙酒店外的路往西走,走好久,周思而忽然停下脚步,她身子慢慢蹲下,余晖将她的影子拉的好长。
    高九站她身前,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半张小脸。
    周思而浑身无力,眼眶发红,好一会儿,抬起头看他,近乎低喃,“她要认吴真蕊当妈妈呢。”
    也就说完这句,她用力的唇瓣都咬出了血。
    高九心脏狠狠揪了一下,几乎立刻,他俯身,伸手过去,硬生生扣住她下巴。
    她唇瓣微张,上面沾着淡淡地血迹。
    高九下颚紧绷,一声不吭,将人直接给扯起,盯着她,语气几多重,“不懂得疼”
    周思而尝到嘴里的血腥味了,将他给推开,气息有些乱,“不用你管。”
    在他面前,脾气都不用遮掩。
    她说完,扭头就走。
    高九能受得住她倔死,明明身子都在发抖,还在强撑。
    他跟在她身后,沉稳淡漠,“你不想让她认,她就不能认。”
    周思而甚至都没回头,垂着眸,往回走。
    天色渐渐暗沉,金沙酒店占地极广,正厅前,路灯渐次亮起。
    高九抬头看她,她走路都有些发僵。
    他皱眉,将人拽住,“要回吗”
    周思而有瞬间没反应过来,抬头怔怔看他。
    高九神色未变,低头盯着她,“我陪你回去。”
    周思而回过神,好半响,垂下头,“不回。”
    她话音刚落,高九还没开口,远处,军车驶来,灯光刺眼。
    周思而抬头,车子停下,秦牧下车,脚步沉稳,走她跟前,“吃过了”
    她乖乖的点头,但看着他,眼眶不自觉就发红。
    这模样,委屈的很,还倔的很,也不说话。
    高九就在旁边呢,眼神落在她小脸上,好一会儿,视线移开。
    秦牧发现她不对了噻,眉心轻拧,“怎么了”
    他抬手将她头发别在耳后,动作几多轻,她不说话,他偏过头看高九。
    高九嘴角轻抿,眉目清淡,“周家的事。”
    秦牧收回视线,没吭声,握住他媳妇儿的手,将人扯着往车那边走,声音冷静,“高大校,回去处理。”
    高九眉眼都没动,“收到。”
    他们简单干脆。
    周思而被秦牧直接塞进了车里,她还没动,想要开口,秦牧俯身给她系安全带,微抬眸,吻她的嘴角。---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