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沈茹一直以来对三妻四妾的男人表现的有些反感,翟邵庭以前还没觉得有什么,这次就现了问题,这说明小姑娘在情感和婚姻这方面的态度。
    对于这一点,翟邵庭倒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不说梦里的经历,其实应该就是上辈子生的一切,那时候他尚且能够把持住,对女色并不怎么上心,更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入心,后院的妻妾不过是顺应时势,锦上添花而已,如今想来,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这辈子既然有了小姑娘,让他这样贴心贴肺的放在心上,他本来也没有想过要别的女人,更不用选择了,不过既然小姑娘在乎,他以后在这上头更该注意一些,免得小姑娘误会了生闲气。
    有了些头绪,翟邵庭本想等沈茹稍微消气了一些再哄,免得小姑娘更生气,只是第二天一早有急事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等到第二天早上过去找沈茹,听得沈茹还在丹房没有出来,翟邵庭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小姐什么去丹房的?“
    “昨天一大早小姐就去了丹房,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送到门口的饭菜也没动,不知道是不是炼制什么要紧的丹药,奴婢也不敢进去打扰。“木木一脸担忧的说道,她对沈茹向来忠心,甚至连翟邵庭都放在后头,因此才特别的担心,哪怕知道沈茹炼丹的时候这样是常态,还是忍不住着急。
    翟邵庭本来就有些不安,听木木说沈茹已经进去了一天一夜,这种不安的感觉就更强烈了,明明沈茹也有呆在丹房这么就的时候,甚至时间更长,可这次却莫名的让他有种不好的感觉。
    以前到了丹房,翟邵庭也只是在外面看着,确认沈茹安好,不进去打扰,怕影响了沈茹炼丹。这一次他仍然不敢贸然进去,不过却用特殊的功法探知房间里有没有人,片刻之后脸色一变。
    木木一直守在门口,见翟邵庭的脸色,以为是沈茹除了什么事情,更急得不行,才要问,就听翟邵庭一脚踹开了门。
    翟邵庭其实心里还有些小希望,希望沈茹是故意和他开玩笑,毕竟他的功法,很多是从沈茹手里得来的,沈茹有办法避过他也不一定,可看到沈茹离开时放在桌上的东西,脸色就彻底的沉了下来。
    桌上是沈茹之前炼制好的,特地准备给翟邵庭和翟绍宣准备好的丹药,还有便是一封信。
    沈茹怕翟邵庭知道她的方向去逮她,并没有交代她的去向,只是说了心情不好,要出去玩两个月才回来,让给翟邵庭不要找她,她有自保的能力能保护自己,也会照顾好自己。
    沈茹本来是还想留几句,让翟邵庭不要生气照顾好自己的,但是因为姜惠兰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生气,便是赌气的省略了。
    翟邵庭本来脸色还只是沉,现在是变成铁青了,出去个几天翟邵庭还能接受,最多派人出去找一找,暗中保护沈茹的安全,但是沈茹一出去就是要两个月,小姑娘这简直是要翻天,还让他不要担心,不要找她。
    “简直是胡闹,你们是怎么照顾她的,就让她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给跑了!“
    翟邵庭从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不止木木,守在院子外头的暗卫都跪在地上请罪。
    “你们自己去领罚!“
    翟邵庭知道自家小姑娘的本事,真心想要离开,除非是他亲自守着,或者手底下调教出来的几个暗卫领,严防死守才能看住,不然其他人是没本事拦着的。可这么多人,愣是一天一夜了还没现一点异常,怎么能让他不震怒,养着他们有什么用!
    如果及时现,他立刻就能派人立刻封锁城门,亲自带着人搜,小姑娘跑不到哪儿去。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小姑娘早不知道跑了多远了,若是不知道她的去向,想要找就是海底捞针。
    “你们把小姐这段时间的事情都仔仔细细的给我说一遍,不许放过半点踪迹。“
    翟邵庭对小姑娘知之甚深,说什么心情不好出去走走,完全都是骗人的,肯定是有什么目的,难怪他之前就觉得小姑娘有些奇怪,当时也没往这方面想,主要是没想到小姑娘会这么干,毕竟以前也就往山里跑跑,只要不太过分,安全无虞,他也不想太过限制小姑娘,让她觉得不自由,哪里知道人就这么跑了。
    玉竹和茯苓还没回来,沈茹身边的一直是半夏和木木服侍着,两人仔细的回忆,不敢错过半点。她们能觉得异常的,也就是沈茹最近去湘园有些频繁,还有就是那一次沈茹和镇南王去了酒楼吃饭,再来那一次姜惠兰威胁沈茹,其他的倒是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
    翟邵庭心里也是有数,能出问题的就只这么些地方了。
    湘园
    “翟参将,您这是?不知道我们湘园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翟参将高抬贵手,给小的一个机会。“
    周管事不知道怎么回事湘园就被镇北军的人给围了,他们最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看在湘园的后台,平时也没人来找他们的麻烦,乍然遇上这样的事情,周管事急的满头是汗。
    “你就是周管事?“
    翟邵庭知道沈茹来湘园都是周管事接待的,周管事也是锦州府这边湘园的负责人,如果沈茹离开真的跟湘园有什么关系,周管事肯定能知道端倪。
    “回参将大人,小的是。“
    “很好,我有事情要问你,你跟我进来。“
    翟邵庭只为了找人,也没有要得罪湘园背后之人的意思,除非周管事不识相,不肯说实话,他才会不客气。
    湘园本来就诸多秘密,当着这么多人,周管事未必肯说实话,再来沈茹本身也是秘密,有些事情都不是能当着外人言道的,所以翟邵庭才让人守着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听得翟邵庭有事要问他,不是冲着和湘园别苗头来的,对他也还算客气,周管事心里稍微松了一些,立刻识相的道“参将大人放心,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