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看到应如羽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李梨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那个,我们彼此还不是特别熟悉,有陌生感是正常的。感情有多深厚,这话我真说出来,也一准是骗人的。”
    她不过是诚实地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
    “妈,那你是不是讨厌得不想见到我,想第一时间把我赶走”
    应如羽像是没受够刺激似的,又进一步问道。
    李梨“你怎么会这么想”
    她表现得,没这么明显吧
    也不是说多讨厌应如羽,排斥是有的。
    最主要的是,一见到应如羽,她内心就相当不安,怕应如羽的出现会破坏他们家的幸福。
    假如这一点隐忧可以排除的话,对家里多一张吃饭嘴,李梨没太多的想法。
    “不是我这么想的,是妈你是这么做的。”
    李梨脸上打了两个问号“我、我怎么了”
    “方小喻是谁有我跟你的关系亲吗你见到方小喻的态度那么好,又是倒茶送瓜子的。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妈,你都没有搭理我。”
    态度对比得太明显了,让她想装聋作哑都不行。
    暂时争不过沈早早,她也不说什么了。
    但是连一个方小喻都斗不过,这个,她就不服气了。
    特别是刚才方小喻在自己的面前叫嚣,应如羽绝对不接受。
    应如羽跟方小喻有仇。
    要不是出版的事情、身世的事情接连生,早该应如羽慌得六神无主。
    否则的话,照应如羽的性格,早就想办法找机会报复方小喻了。
    现在所有的问题,的确也都没有解决,但得到了一个暂里缓冲和喘息的机会。
    应如羽还没有去找方小喻呢,方小喻自己送上门来,应如羽哪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让方小喻太太平平走。
    李梨尴尬了“小喻是我们家的客人。”
    她对小喻的确是比对应如羽这个孩子亲近多了。
    小喻跟枣儿关系好,这两年经常来他们家玩儿。
    还有,小喻的爸帮了他们家不少忙呢。
    一开始他们家之所以能赚钱,全靠小喻的爸帮的忙。
    两家的交情这么好,她对小喻当然要好啊。
    没毛病。
    应如羽“妈,那我算是自己人,还是连个客人都比不上”
    如果是自己人,她要求有沈早早的待遇。
    如果她真的连一个客人都比不上的话,那么她就继续哭给李梨看,太欺负人了。
    李梨头疼,这个问题是没完没了了
    “如羽,你才来这个家,对家里的情况不清楚,也正常。小喻是枣儿最好的朋友,小喻的爸帮了我们家不少的忙。别闹。”
    枣儿那么听话,从来不用她操心。
    小喻活泼,但听枣儿的话,也不需要麻烦她。
    怎么这个应如羽就这么难搞,问题老多呢
    这个应如羽啊,真是一个“不一样”的孩子。
    应如羽磨牙,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们给收买了,然后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都给忘了
    “妈,你喜欢我吗你希望我回来吗,还是说,其实你希望我赶紧走”---无广告小说---